打印

[原创] 一个好人,一个白痴,一个圣人,一个可怜人——我在公职系统遇到的那类人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9

一个好人,一个白痴,一个圣人,一个可怜人——我在公职系统遇到的那类人

如果说公务员这个群体有什么有别于其他群体的特质,那么一种严肃、严格、严谨公文行文标准应该算一个。国标2312仿宋字体,三号,28磅行间距,每一份公文都是一个标准的样子,厚厚一打拿在手里,格式塔效应之下让人有种特别专业和高尚的错觉。公务员群体中少不了那么一群人——秘书,特别是党委的秘书——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文字功底扎实,不谙世事,每天围绕在领导身边,出去后有种狐假虎威的快感,如果脑子再活泛一些,那么无疑是提拔的最快的,年纪轻轻就可以主政一方。
当然,也有个别,混了一辈子,还是党委的秘书,这类人看着身边的同事来了又提拔了,而自己还是原地踏步,虽然身居“要职”,却始终不得重用,呵呵,说起来,有点像御前的小太监呐。这种人,年轻时候不服同事“XX明明不如我业务好,为啥提他不提我?”;中年时候不再考虑业务问题了——写了半辈子了,再有比他写东西写得好的那他在这个位置上也确实有点难为人了,下去管管后勤可能更靠谱——但是开始经常嗟叹自己为何怀才不遇;老年之后提拔是没戏了,开始指点江山,好为人师,我要说的就是那么一个刘主任。
我刚入职单位的时候,刘主任还不是副主任,虽然担负着党委文字秘书的重任,但是却没有实职,一个所谓的副主任科员只管的了自己手下一个兵也没有。那时候我还能写点东西,一些公文类的材料,从网上抄一些高大尚的词语拼凑出一篇貌似牛逼的文章,自己还沾沾自喜,我操,我写的真好,简直天才。当然了,能把一篇文章写通顺确实也不容易,刘主任就是那时候注意到我的,经常叫我过去帮我改改材料。那时候我才发现,原来材料不是我那么玩的,自己的某些行为太幼稚了,于是开始虚心跟刘主任请教学习,慢慢的,在年轻人里也就冒了头,单位都知道,有个新人会写东西。出于对前辈提点的一种尊重,我开始称呼刘主任老师,刘主任也坦然接受,他好传统文学,尊师重道这一块他是很推崇的。
后来,党委秘书班子里一个年轻人又提拔了,这种事,刘主任见怪不怪了,在他漫长的秘书生涯里,他身边提了太多人,只有他还是有级别没有实职。缺了个秘书,刘主任当然第一个想到了我,毕竟我能写点东西,又是师生关系,亲近的很。他向党委提出把我调到办公室,党委同意研究下,研究来研究去,我被组织部门截和了,当时刘主任怎么想的我不知道,估计是挺崩溃的,因为作为党委的小棉袄,组织部门和办公室一直是明争暗斗不亦乐乎的,一如东厂和锦衣卫。但是私底下我跟老师关系还是不错的,对我来说,这属于一种本分。我经常向他请教问题,他偶尔也跟我讲些单位里的处世哲学,这种良好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,某一个时间。
某一次,某一个突击的项目,各单位抽调人手搞了个临时的项目组,一开始这个组里是没有我的,后来人手不足,由把我抽了过来,当我去项目组报到时候,刘主任立刻抓了我的壮丁,全然不顾其实本来我已经有岗位安排这一事实,直接把我安排在他身边,搞得我好不尴尬。项目进行中,有次有个报表需要统计,刘主任打电话让我立刻去弄,当时我找了个比较方便的办法,很快就解决了统计表。当我沾沾自喜的时候,刘主任一通电话,质问我为什么没有做统计,问我一上午干嘛去了,口气仿佛我在偷懒,被他抓住了我的小辫子,一幅难以掩饰的“我早知道你就会这样”沾沾自喜的口吻,其实让我很反感,但是我还是跟他汇报了下报表的相关工作,他开始盘问我报表的细节,努力的去抓住我伪造报表的证据,然而真的没有,我告诉他我的方法,他没说话,这显然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。
十分钟后,他走进我的办公室,开始批评我,一番高谈阔论,词不达意,完全不得要领,但是很快我明白了他的目的,他在用对我的批评和高深的理论向我证明他的英明和正确,也就是刚才电话里他对我的那种误解被他看做一个人生的污点,这个污点,他觉得不能存在,怎么办?认错吗?绝不可以,自己是圣人,是虽然级别不够高但是才能足以睥睨天下的存在,自己不能有污点,所以,他跑来批评我,通过这种方式来维护他自己完美的形象,那一刻,我开始可怜眼前这个人。
两个月之后,我有幸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,对我来说之后的路是完全不一样的路,但是我忽然发现,刘主任看我的态度变了,在某一个上级文件里,他开始变相阻挠我的提拔,拖延汇报时间,我很诧异,但是我对人性细微的改变及其敏感,当时他看我的眼神优点戏谑、有点可怜我、有点吃定我的气定神闲。虽然我多次努力,他却无动于衷。忍无可忍之下,我只好求助了自己身居高位的一个远房的叔叔,他一个电话就迅速解决了我所有的问题。提拔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刘主任在惊愕之余迅速就嗅到了什么,再看到他的时候,我叫他刘副主任,至于老师这个称呼么?呵呵。
前几天,我再回到原单位,他还是副主任,只不过现在管后勤,我已经有资格喊他一声老刘了,他略带恭敬的站在我面前,有点局促有些谄媚,我不喜欢。当我走向他的时候,我似乎忽然明白了当年为何他对我的态度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,他当初最开始对我的帮助,在他自己眼里其实不过是一种“施舍”,一个前辈对于后备的施舍,他略带怜悯的看着我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年轻人,施舍给我一点点经验,他需要的我是在他掌控下成长的年轻人,时刻有些错误供他点评批判,偶尔还可以欣慰一下我的成长,但是当我的成长开始脱离他控制的轨迹的时候,事情就发生了变化,他在这个过程中变得可有可无让他有了一种挫败感,他潜意识里觉得别人背叛了他,所以,他要打压这一切。不可否认,他在给予我帮助的时候,可能,的确出于一种善意,倾囊相授并无保留,他是一个好人。可是当他掩盖自己污点、打击异己的时候,却幼稚的像个孩子。他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太久,有时候对于一些污秽不堪的内容极度反感,独善其身,他是个圣人。他在那么重要的地方干了一辈子,郁郁寡欢,总觉得自己有鸿鹄之才却无能施展的落魄样子,让人心生怜悯。
他很客气的叫我,F主任。是的我也是主任了,他也,还是,主任,当然一样的称呼地位千差万别,更何况他已经没有了上升的任何可能性。我对他笑笑,我不知道他此时是不是期待我叫他一声老师,或者怕我喊他老刘,毕竟不算什么正事场合,但是我还是叫了他一声,刘主任,然后擦肩而过,并无一丝寒暄。我不想怜悯他什么,也无意感谢他什么,更不想再记恨他当初对我的一点点小狠辣。无所谓了,随风去把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点此感谢支持作者!本贴共获得感谢 X 9
TOP

这个正常得很,职场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楼主还要多加学习,学习笑里藏刀,再讨厌一个人也不要表现在脸上。

TOP

回复 1楼 的帖子

楼主经历也挺复杂,有人就有江湖,以前我觉得我要好好努力做事,可是当你想做的事和一些人的看法不一致时他们会阻挠你,给你使绊子,经历了也不少,我觉得人还是要真实的好,好些尔虞我诈。楼主也是性情中人啊,也来看看色中色好友,祝福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TOP

我也是体制内,被人自以为吃定了的感觉不好受,招之即来,为他人作嫁衣裳,如果没有路子和门道,或者中等偏上的情商,就注定要被某些人榨干,到头来还是自己的不是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TOP

这就是职场啊,不,应该说这就是社会啊,形形色色的人都有

TOP

到那个单位都少不了这样的小人物,他这种人只能是这样,因为他始终是个小人物。

TOP

回复 1楼 的帖子

职场如战场,想活下去,只能比别人更狠,更狡猾,更能忍耐,更会学习

TOP

不光是公职,哪里都一样,做好自己就行了,认认真真做事,但是也别让人欺负

TOP

混官场的确是不容易,少一根筋都不行,没有一点背景的也只能爬到文中的老刘那样了。

TOP

这样的人在体制内应该不少吧。哎,这真的是一种无奈啊

TOP
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8-5-21 01:42